网站首页 | 工作动态 | 领导讲话 | 提案建议 | 调研报告 | 社情民意 | 文史天地 | 政协简介 | 委员风采 | 笔谈专栏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正怀王谢俯长流 更览馀封识嵊州
发布日期:2015-11-26 访问次数: 作者:童剑超


    嵊州作为行政区划之名,首次出现在唐高祖武德年间;而嵊字已早于唐朝命名的嵊州之前已经出现……

                                                                                                        ————唐代嵊州探源

   

    嵊州作为行政区划之名,首次出现在唐高祖武德年间,据唐《元和郡县志》记载:“剡县,汉旧县,故城在今县理西南一十二里,吴贺齐为令,移理今所。隋末陷于李子通。武德中以县为嵊州。六年废州,县依旧。”《新唐书·地理志》越州篇亦载:“剡,望,武德四年以县置嵊州,并析置剡城县,八年州废,省剡城以剡来属。”《旧唐书·地理志》《太平寰宇记》《嘉泰会稽志》《剡录》等史志也均有类似的记载。嵊州的出现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应从历史的坐标系中去寻找它的位置,本文拟从时代背景、“嵊”的字义、地理特点、文化渊源、经济状况等几个方面对唐代嵊州的设置作点粗浅的探讨。

  

  隋唐风云

  隋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群雄纷争,隋王朝的统治逐渐崩溃。隋义宁二年(618)三月,宇文化及在江都(今扬州)勒死隋炀帝立秦王浩为傀儡皇帝,自称丞相,掌握军政大权。消息传到浙江,隋吴兴太守沈法兴以诛宇文化及为名扩大武装,掌握精兵六万,占领了吴郡(今苏州)、余杭(今杭州)、毗陵(今常州)等十余郡,自称江南大总管,承制设置百官。是年五月,李渊在长安登基,建立唐朝,年号武德。武德三年(620),活跃于江淮之间的李子通农民起义军渡江南下,击败沈法兴,李子通建都于余杭郡,尽收沈法兴故地,“北自太湖,南至岭,东包会稽,西距宣城。”整个浙江为李子通所控制。武德四年(621)十一月,唐政府平定中原,向江南进军。这时,江淮农民起义军首领杜伏威归降唐朝,为东南道行台尚书令,江淮以南安抚使。杜伏威派部将王雄诞攻击李子通,李子通兵败被俘,解送长安。唐朝平定李子通后,改会稽郡置为越州总管府,朝廷派高级军政长官镇守,为了进一步加强对越州地区的统治,增设了鄞州(今宁波)、姚州(今余姚)、嵊州,这也是我市历史上唯一一次作为州级城市出现的行政区划。

  

  四山为嵊

  “正怀王谢俯长流,更览馀封识嵊州。”这是唐人吟咏嵊州的诗句。据考证,嵊字已早于唐朝命名的嵊州之前已经出现。我国第一部字典东汉许慎编的《说文解字》尚未收录“嵊”字,而今仙岩镇之嵊山则已见于南北朝的诗文典籍。在这一带筑有始宁墅的南朝(宋)山水诗人谢灵运的《山居赋》就有“崪嵊对岭”(崪,嶀的通假字)的句子;同时代会稽太守孔晔的《会稽记》则载:“始宁县西南有嶀山,剡县有嵊山。”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水经注》有“江水北迳嵊山,山下有亭,亭带山临江,松林森蔚,沙渚平净。”“北则嶀山与嵊山接,二山虽曰异县,而峰岭相连”的记载。南朝(梁)诗赋家江淹在《谢法曹赠别》诗中写道:“今行嶀嵊外,衔思至海滨。”南朝(梁)虞骞也写过一首《寻沈约至嵊亭》的诗。《梁史》称“一门忠义”的张嵊,字四山,就是张稷携眷来剡任县令,至嵊亭时生子所取的名字。嵊字从山,从乘,古汉语中乘作四的数字解,四匹马拉的车称为一乘。以嵊名州,取剡县境内东有四明山,南有天姥山,西有太白山,北有嶀大山,四山环合的意思。

  

  交通要隘

  城市科学有一种用地形状况、山川形势、自然资源来解释城市的产生和发展的地理说。认为有些城市的兴起是由于地处商路交叉点、河川渡口或优良港湾;有些城市的兴起是地势险要,乃兵家必争之地;有些城市的兴起是与该地区的矿产资源有关。剡县能升置为嵊州,也是由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其地东耸四明、西当太白、南巍天姥、北峙大嶀,介于二郡六邑间,形势常为浙东雄。”“据建瓴之势以控姚会,因维城之守以保温台”(民国《嵊县志》)。这里是浙北、浙西进入浙东、浙南的门户。早在西汉元封元年(前110),汉武帝派楼船将军杨朴出武林进入东越,杨朴带领部队就经过剡县。东越发兵抵抗,汉朝又派徇北将军守武林,亦取道剡县。东晋刘牢之与孙恩激战,孙恩过剡县去海上。可见剡县在唐朝以前已成为浙东沿海通往内陆地区的军事交通要隘,与当今嵊州成为浙东交通枢纽城市的地理位置相符。

  剡溪风流

  剡溪风光“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佳胜奇绝,在唐以前就被入剡之北方士人所赞赏,王谢诸家或游或息,流连忘返。东晋盛行清谈,追求人性解放,回归自然,名流士子以玄思妙想、言谈清奇、行为放荡不羁为一时之风尚。剡溪成名在其山水奇绝,士子云集这一大背景为条件,加上东晋士大夫阶层中这一特定时尚影响,其声名得以远播。而对剡溪声名影响最大者当推东晋名士王子猷雪夜访戴逵一事,《晋书》及《世说新语》对此均有记载。《剡录》序云:“山阴兰亭禊,剡雪舟,一时清风,万古冰雪。”将它在文化史上的意义与王羲之等人在山阴修禊雅集一事相并举。

  东晋士人游弋山水,他们用自然现象解释玄理,写了许多诗。据统计,当时全国44%的诗人在浙东,28%游至剡中,到了南朝(宋)时期,谢灵运“居会稽剡县,性好山水,每有所游,必穷其幽峻,或旬日忘归”(《宋书·隐逸传》)。在剡溪口“修营别业,傍山带江,尽幽居之美……每有一诗至都邑,贵贱莫不竞写,宿昔之间,士庶皆遍,远近饮慕,名动京师”(《宋书》),开创了我国文学史上山水诗一派,剡中的名声再次得以远播。故唐代文化名士为追慕魏晋遗风,入剡一游,竟成为人们所向往的风流雅事,形成了锦绣灿烂的“唐诗之路”。

  

  物产丰富

  隋唐时期,江南地区,由于气候、土壤等优越条件,农业和副业生产发展迅速,成为全国的富庶地区。一方面农副产品需要集散和交换,另一方面需要足够数量的劳动力,因而吸引其他地区的人口向这一地区流动,致使江南人口密度升高,同时构成促进城市发展的一个因素。唐李肇《国史补》载:薛兼训为浙江东道节度使,征募军中未曾娶妻的人,厚给货币,到北方娶织绸女回来。越地丝绸业,融合了北方的技艺,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剡县产的丝织品在唐朝已为贡品,晋献朝廷。《剡录》载:“剡中产绉纱,极精好,服之如挂冰雪。”《嘉泰会稽志》亦载:“剡出绉纱尤精,其绝品以为暑中燕服。”“绫”也是剡县名产,《嘉泰会稽志》载:“出剡者,昔所谓十样花纹者,今不尽见,惟樗蒲绫最盛。”唐大诗人白居易在《缭绫诗》中写道:“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应似天台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这种绸缎采用特殊的纺织技术,绸面上花纹突起,并且有特殊的光彩,极为朝廷所珍贵,因而名扬全国。

  剡县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剡溪流贯县境,四山环抱,山峦起伏,云雾缭绕,雨量充沛,气候适宜。优越的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是孕育出优异茶叶品种的理想地区。古代“越州茶”为全国之冠,而“越州茶”主要产地是剡县,唐时誉为“剡茶”或“剡溪茗”。《剡录》载:“会稽山茶,以日铸名天下……然则世之烹日铸者,多剡茶也。剡清流碧湍,与山脉络,茶胡不奇!山中巨井,清甘深洁宜茶。剡茶声,唐已著”。当时茶品有瀑岭仙茶、五龙茶、真如茶、紫岩茶、鹿苑茶等多种。唐茶圣陆羽为撰《茶经》,数次入剡作实地考察。唐诗僧清昼《饮茶诗》赞道:“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素瓷雪色飘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剡溪茗”是何等的美妙。

  剡溪沿岸,物产丰富。唐舒元舆《吊剡溪古藤文》云:“剡溪上绵四五百里,多古藤,株蘖逼土”,此即剡藤。据考证,剡纸记载最早见于晋张华《博物志》:“剡溪古藤甚多,可造纸,故即名纸为剡藤。”《古今图书集成》以为“剡之藤纸得名最旧,其次苔笺。”李肇《国史补》曰:“纸之妙者,越之剡藤”,故即自西晋至唐宋间,剡纸曾风行天下,历代名人,颇多吟咏。南朝梁武帝《咏纸诗》称其“皎白犹似雪,方正若布棋。”唐皮日休《二游诗》也说:“宣毫利若风,剡纸光于月。”据载当时剡纸种类有:剡硾、玉叶纸、澄心堂纸、玉版纸、罗笺、敲冰纸,品类繁多,应用广泛。故唐舒元舆《吊剡溪古藤文》曰:“异日,过数十百郡,东雒西雍,见书文者,皆以剡纸相夸。”

  剡县在唐即为望县,据《通典·职官》:“大唐县有赤、畿、望、紧、上、中、下七等之差。”并自注云:“京都所治为赤县,京之旁邑为畿县,其余则以户口多少,资地美恶为差。”据唐制:“六千户以上为上县。”比上县高二等的剡县人口则应该在六千户以上。可见剡县在当时在人口的密度、土地的开垦、经济的发展都处于领先地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嵊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杭州孚立计算机软件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0000000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