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工作动态 | 领导讲话 | 提案建议 | 调研报告 | 社情民意 | 文史天地 | 政协简介 | 委员风采 | 笔谈专栏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一川秀水 一脉人文
发布日期:2017-04-18 访问次数: 作者:施展


 

 

     源自磐安县的澄潭江进入嵊州境内后,经过小乌溪江的流注,成为剡溪的一条主要支流。澄潭江就像它的名字那样,澄澈,清丽。独特的山川地理,孕育出独特的村落文化。从澄潭江溯流而上,途经女子越剧发源地施家岙村,水乡古镇苍岩,而后沿小乌溪江至里南乡,走访历史遗迹,探寻人文典故,颇有韵味。

 

访小村,余音绕梁

    上世纪20年代初,当百老汇的演出让西方人如痴如醉时,在东方,年轻的越剧也在的笃声中走上了舞台。女子越剧演员第一次登上大雅之堂,是在剡溪之畔的施家岙村。
沿翠竹夹岸的澄潭江行不多久,就到了施家岙。村里的绳武堂古戏台始建于清道光年间,雀替上雕有《三国演义》人物诸葛亮、刘备、关羽和张飞,显得古朴典雅。台前石柱上诗意盎然的楹联,让人依稀感触到当年的盛景:
    一弹流水再弹月;半入江风半入云。
    红袖翻风鸲鹆舞;紫箫弄月凤凰鸣。
    这是何等的风流,何等的雅致。
    施家岙村原支部书记王惜时是女子越剧创始人王金水的孙子,他说,爷爷和俞基椿等光复会的骨干结为知交,还和曾经反袁的绿林头目有秘密往来。王金水的社会活动能力,为开办女子科班创造了条件。
1923年初,王金水张贴告示招生。艺徒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训练了三个月后便开始“串红台串红台就是科班第一次上台彩排,公开给群众观看。绳武堂旧时族规森严,不准女子上台演戏,施银花、赵瑞花、屠杏花等24位女子越剧科班演员只好在晒场空地上搭起一座草台。192379日,正式演出《双珠凤》。那天,台前观众熙熙攘攘,艺徒们不免有些紧张,有个小丑竟躲在门角后哭着不敢上台,至今传为笑谈。这次首演也成为女子越剧开端的标志。
    是年初冬,王金水带着戏班第一次在上海亮相,在沪、杭辗转了三四个月后,于次年春返回嵊州。
女班回到施家岙后,在村民的眼中毕竟闯荡过大上海,遂破例为女班开放“绳武堂,让她们在祠堂的戏台上杀鸡祭台后公演。期间,村民招待亲朋前来看戏,家家户户似过年般杀猪宰鸡。绳武堂破例让女子登场演出后,全县各地纷纷仿效,从此,施家岙村声名鹊起。

 

看苍岩,山环水抱

    苍岩古镇与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有几分神似,整个镇子依山临水,踞于高出江面数米的河坎之上。澄潭江与小乌溪江在此汇流,因为禁止采砂,江水又变得清澈。
    古镇南端的河埠头以前是码头,前些年,电影《乱世兄弟》在此拍摄时,十数只竹排停靠在埠头,当地的群众演员撑排在江面上穿梭,似回到了从前水运发达的年代。
    澄潭江也有暴躁的一面。洪水来时,河面骤然展宽,流水浩浩荡荡,随同山水从上流浮沉而来的有猪、羊、大树。从苍岩往里走,就是里南等盛产毛竹、木材的山区。因陆路运输不便,山民便趁雨后涨水时,把毛竹和木材串成排,顺水放出山来。排是十几张连在一起,如长蛇阵一般,排尾一人掌舵,排头一人持撑竿,遇到礁石或桥墩就使劲支开。每到浪大水急的江段,大伙齐齐吆起号子,喊声响彻江面。排到苍岩已是午饭时分,撑排人就把湿漉漉的缆绳系在江边树上,迈进小酒店,喝上一壶串筒热老酒。酒后,恢复了气力,又沿江而下,一直撑到城关的西门桥头……
    镇上的杂货铺、南货店、小吃店、裁缝铺仍然开得热热闹闹,装点着临河的老街。老街很有些年头了,街心的太尉堂古戏台就是历史的见证。太尉堂建于南宋,是为祭祀水利专家陈贤而建,陈氏因在南宋嘉定年间治理钱塘江有功,死后敕封为灵济侯,嵊州百姓尊之为水神。戏台是典型的水乡舞台,距台西广场三十米便是澄潭江。百姓看戏可以在广场上,人多时,也可在舟上看戏。戏台跨街而建,旧时演戏铺上台板,演毕卸去以通街衢。自民国以来,老街日渐热闹,就不再演戏了。

走里南,古风悠然

    小乌溪江蜿蜒逶迤,通里南的路也随之曲曲折折。

  里南乡尽管地处崇山峻岭,却不乏历史古迹。璞岩村的古香樟林前,矗立着一座石牌坊,名为俞氏牌坊。牌坊建于道光十四年(1834年),顶部刻有圣旨两字,左右两块青石板刻着审批建造牌坊的各级官员的一长串名单,最高的官员为兵部尚书。
    正巧遇到牌坊主人俞氏的玄孙————张德顺老人。他听父辈们口传,因为是圣旨御批,这里曾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地方。他的太婆俞氏怀孕几个月就死了丈夫,就像牌坊石柱上写的,半生来独守青灯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成人。按清朝例律,所谓节妇乃自三十岁以前守节,至五十岁,或年未五十而身故,其守节已及十年者,皆可获颁朝廷旌表。这是一段何其漫长且不人道的酷刑!她替张家争取了一座皇上御批的贞节牌坊,却成为吃人礼教下的牺牲者,令人叹惜。
    车子绕过了不知多少弯,才来到嵊州、新昌和东阳交界处的八宿屋村,这个小山村因朱元璋追访常遇春连宿八夜而闻名。相传元末,朱元璋为寻求将才远来浙江,途经苍岩时,在桥下发现一只奇大的草鞋,便逆溪而上寻访。傍晚时分到此就宿,一连宿了八夜,因夜晚苦于蚊虫叮咬,便戏言:“朱元璋在此宿,蚊虫去叮毛竹。后来,朱元璋终于得悉常遇春的下落,晓以大义而使之归顺。
    常遇春是安徽怀远人,史书记载:“元至正十五年(1355)投朱元璋,二十三年大败陈友谅于康郎山,转战三日,纵火焚汉舟,湖水皆赤……洪武元年(1368)攻克元大都(今北京),转攻太原。常遇春一生为将未曾败北,朱元璋夸赞他说:当百万众,摧锋陷坚,莫如副将军。可朱元璋对一块打天下的兄弟太不够意思了。大元帅徐达生背疽,忌吃蒸鹅,朱元璋却特赐蒸鹅,徐达含泪当着使臣服下,不多日即死。军师刘伯温虽死于吃了胡惟庸的药,但胡未经朱元璋同意怎敢下毒?常遇春40岁英年早逝,假如他没有病死,会不会侥幸成为漏网之鱼呢?从这个角度讲,常遇春的早逝也算是一种善终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嵊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杭州孚立计算机软件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0000000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