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工作动态 | 领导讲话 | 提案建议 | 调研报告 | 社情民意 | 文史天地 | 政协简介 | 委员风采 | 书画摄影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漫话高山湿地——湖塘塍
发布日期:2017-04-18 访问次数: 作者:马立兴


一、话说湖塘塍

 

嵊州市内长乐镇小崑村与通源乡交界的西白山(也叫太白山)主峰海拔1096米,为会稽山第二高峰,也是嵊州市的最高峰。其主峰南侧约一千米以上的缓坡地带,古人称为“湖塘塍”,当代人则誉之为“高山湿地”。

自小崑村向北登上湖塘塍,先沿着小崑江拾级而上。在平田寺路廊歇脚之后,过石桥步入山势陡峭的庵山岭。为使攀登坡度减缓,古人因地制宜在庵山上修建了几个字型路段。人畜螺旋上升,如走急了,不仅大汗淋漓,还会产生头晕目眩的感觉。大约到海拔800米处,就登上了庵山头顶。这里山势趋于平缓,而风力开始加大。路边有一掬山泉,行者不妨俯下身子喝上几口,刹时心旷神怡,大汗顿收。再走上天门,只见一块矗立着的巨石拦住去路。相传,古时曾有人在冬天擅闯山门,遇天气骤变,风雪交加,大雾障道,不幸冻死于此。后人称此石为冻煞岩头。古人又在此地修了一个字型路,直上湖塘塍的湖口。

冻煞岩头是高山气温的分界线。盛夏时到此,即可挣脱炎热酷暑的烦恼,如立即进入了一个清凉世界。这也是植物的分界线,岩下树木葱茏,岩以上只能长些杂草灌木。

进入湖口,眼前呈现一片广袤的草地,可自由放任牛羊。秋天放牧人在忙碌地割草,晒干成蓬,为牛草准备储料过冬。疾风吹过,草地起伏,似波浪翻腾,在高山之上呈现着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景观。

湖塘塍是小崑人世代生息繁衍的生命之源。这里土地肥沃,植物丰富,但是气候变化无常。春天来得很迟,夏季却很短暂,秋天也来得很早,冬季却很漫长。入冬以后,这里漫天皆白,风啸雪暴,一直会持续到第二年春天。这里自古以来没有建筑,不适宜人居住。朝北的山坡,仍是原始地貌,从未曾开发,显得亘古荒老。白云在天上徘徊,太阳时隐时现,如登顶峰环顾,灰雾中,四面空虚,寒风刺骨。顶上没有野外生命,飞鸟不敢在此越过。如一人独处,伫立多时就会产生超脱人世之感。这又不禁使人联想到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时代是否与此相同。

二、名山

古时,小崑有位诗人以太白峙立万千年,四望空虚独接天形容太白之亘古,如擎天一柱,高耸入云,与蓝天白云浑成一体。明代诗人钱经在此留下太白高万丈,烟霞吞复吐的壮句,描述了湖塘塍主峰的气势雄浑、气象万千的景观。行人到处犹如腾云驾雾,仿佛自己在叱咤风云”,引发诗人们浮想联翩。

太白钟灵毓秀,这里是诗仙李白神驰的山川,是褚伯玉、葛洪、赵广信等历代高士登临的地方,这里天人合一,可以想象为千山之祖,万物始宗。仁者乐山,历代剡县官宦上任伊始,都会公开或独行登山,不畏崎岖,勇敢攀登上这座地连三界阔,势压万峰低。的名山,远眺一番辖内的大好河山,留下豪壮诗篇,祈祷风调雨顺,为民求得一方平安。

在西白山腹地中的小崑村,是嵊州市位置最高的山区村。自古以来小崑村人出入只能靠步行、肩挑。解放以后修了几十年的盘山公路,也成效甚微。2003年,在时任嵊州市委书记楼志浪一班人的重视下,市领导亲自作实地考察,调动各方力量,将小崑村公路列为重点工程。时任浙江省人大副主任许行贯在浙江省地方志负责人马梅初的陪同下,到小崑视察公路修建进展工作。省、市领导为小崑人的必经之路费尽心机。当公路竣工之喜庆之日,许行贯先生欣然命笔幸福之路,道出了小崑人民世代期盼的愿望终于实现。省、市领导登上湖塘塍,对小崑人民致富奔小康提出了要求,指明了方向。在这离天最近的地方,留下了他们勤政的足迹。勤劳善良的小崑人民将永远铭记他们的功绩。

三、水之源

水利万物,水为生命之源。但你可曾见过水是如何而来的?在这千米高山上,在湖塘塍坦荡的碧野中,你可以发现,只要略有点凹的地方,就是水之源泉。你拨开那青翠的草丛,脚下是松软、潮湿的土地,你只要用锄头挖掘成盆口大小的水坑,地下水很快就会微微涌动,稍等就会出现一掬清泉,水点向上涌流,状如沸水,带着泥沙的水注上下翻滚着。这就是湖塘塍出现的水之源,也只有在此能见到这样的生水方式。虽然没有济南趵突泉的汹涌,不同于石罅山水的细柔,但这是水的出生,是生命的起源,是汇成剡溪的开始。

上湖塘塍一般不必带茶水,那里的水干净无杂,喝也无妨。老人们从小就教孩子喝水的方法,就是在匍伏喝水的时候,人好像是台抽水机,这时要咬紧门牙,作为过滤,不要将滚动着的细沙吸入肚内。这种绝无仅有的喝水方法,可以在这儿亲身体验。

水往低处流,但在湖塘塍是水向上冒。对此小崑村人自古以来无有正确的解说。孩时曾问过父亲,父亲却反问我:人为什么头脑出汗,而脚底不出汗呢?也询问过见多识广的邱苗焕,他解说是湖塘塍山体较重,这与消防水枪一样,压力增大,水就向上涌流。山民们的解说是否有科学依据,待后人细作研究。

湖塘塍的上善之水,世代滋养着小崑人民。当水流到平田寺地段汇集成溪,淙淙有声,可作灌溉之用。山泉常年不断,有心人很早就在溪中(平田寺地段)放石板鱼苗。由于水清温度低,鱼很难长大。山区人很少在溪水里游泳,一来这里无大的水潭,二来水凉身体不适。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小崑村人民在退休回家的著名纺织家马伯乐的指导帮助下,利用湖塘塍源源不断的山泉自行设计、自行建造了一座冲击式的水轮发电厂——昆山水电综合加工厂,成为嵊县最早用电灯,用水轮碾米的村镇之一。造福人民,智者乐水,近年也有许多带着商业眼光的人到湖塘塍寻宝测水,希望能通过商业化运作再创一个农夫山泉,为民谋利。

四、气候

湖塘塍温差变化很大,乍暖还寒的时候,最难适从。当平原地区已在春耕布谷,而这里还是白雪皑皑,清明断雪,谷雨断霜的谚语也似因湖塘塍出现的气候情况而下定义的。

清明在每年的四月五日前后,这时山下农户竹笋煮豆,明茶上市,可在湖塘塍还是雪花飞舞,白色的屏障还遮着西白山,春天的芳容迟迟不肯露面。清代诗人郑彦有太白接齐天,崔巍障邑西之句,但不知诗人有否注意这接齐天的地方气候如何,而障了邑西

湖塘塍没有避风之所,如果你无准备上山,你将会在这里真正体会到未雨绸缪重要。

夏天平原气温在38摄氏度,避暑者宁可冒着高温,汗流浃背直上数十里的山路,到湖塘塍享受一下特有的清凉,提前进入立秋的境界。夏天的太阳不敢在此撒娇,犹如和煦的老人,温情脉脉。农家在地里劳作,恰似拂舞清风,喝口山泉,还会寒噤阵阵。可以说,这里是嵊州市避暑最佳去处。如有一日这里能开发成住宅,室内温度不会超过28摄氏度的。

这里入秋很早,历史上每次出现霜降节前有浓霜出现的极端气候,将尚在生长中的植物一冻殆尽。隆冬的湖塘塍一旦出现细雨,满地芦花、灌丛、很快披上银装(本地人叫油冻),显现一片晶莹,玲珑透剔的世界,一直会持续到明年。冬天要上湖塘塍是非常困难的事,只有牛羊失控的放牧人或者赶猎上山的猎户,才有可能去湖塘塍。这漫山皆白的地方,已无路可行,有时得爬过没颈的“雪门槛”。你如不熟悉地理,误进低洼处的雪坑,也会有生命危险。上世纪的民兵训练,也经常在大雪中进行,那湖口雪片如刀劈,中湖雪花如卷席,里湖雪块真如铁的传唱,就是最生动的写照。

近年,在城市里过腻了温饱富足生活的人,也想重温一下登湖塘塍的艰辛,心想让自己流点汗、减些肥。再想是试一下自己的剩余勇气,带着登山器械和睡袋,在湖塘塍亲历冒险之夜。但此举不宜提倡,毕竟个人体质有差异,并不适合所有人。

五、地貌与种植

在那海拔千米以上的湖塘塍正中是一片宽阔的沼泽地。这里三面环山,湖堤不高,湖口也没有建设过拦水坝,故不能蓄水成湖。初夏的湖中遍地黄花,姹紫嫣红,蔚为大观。数十亩的湖面,分为外湖、中湖、里湖。湖中淤泥深厚,人畜进去难以自拔,但没有生命危险。据分析造成淤泥沉淀的原因是上坡几百年来开垦种植水土流失所致。

湖塘塍属于香灰土质,土壤肥沃,是小崑村的一块膏腴之地。历代的小崑人利用高山温差成功种植夏季萝卜而闻名于世,后又种播其他作物,如:玉米、豆类、番薯、芋艿等,小崑村人不论穷富都可在此自由种植,如意收获。

湖塘塍土质深厚,日干夜潮,作物的抗旱能力很强,就是久旱无雨,也无欠收年份。这里的农业,最大的自然灾害,来自高山季风,以及出现早霜的威胁,大风有时将湖塘塍成片的萝卜连根卷起,可把皇冠似的芋艿顶叶整张摘去,旋卷着的狂飙把玉米和向日葵折腾得死去活来。后来人们总结经验教训,尽量少种高杆作物,多种低杆植物。但遇早霜出现,特别番薯之类的品种,藤蔓被一扫而光如同叶瘟。

1966年春季,小崑村青年在里湖开垦水稻田,按平原早稻时节插秧,长势不错,但到了水稻扬花期,由于日夜温差太大,稻穗没有长实而告失败。也有人在湖中试种茭白,也因水温太低,收获很小。试种芋艿因初期排水困难,只能存活,而丰收无望。

集体经济时,也有人在湖塘塍开辟过茶园。而实践证明冻煞岩以上地方是不能栽种茶树的。冬天茶树在大雪覆盖下不一定被冻伤,但在冰雪融化后的春初气温突然下降,干燥的北风会吹掉茶叶。光杆的茶枝条,不久枯死,就是茶树根基活着,也得重新发枝,年年如此,茶树难以成园。

在湖塘塍种植的作物中,最成功的还是夏天的萝卜。这一反季蔬菜,曾为小崑人带来不小的收益,克服了赤贫状况。萝卜在湖塘塍一年中可种两季,一般立夏下播,二个月成熟,到夏至上市,然后再种第二季。任何农作物在湖塘塍播种都必须在芒种至夏至时节完成,过了夏至节气,就很难获得丰收。这是小崑村人民几百年来的农事经验,后人一定不能忘记。

小崑村人对湖塘塍有着无法割舍的情怀,一代代的青少年都在这里磨练成长。有的变成农家好手改变着家乡的面貌,也有的风趣地自称为湖大毕业,带着大山的豪情壮志和家乡父老的希望,志在四方,奋发图强。

六、动物

在湖塘塍的丛野中,活跃着很多野生动物。这里是棒打山鸡,箩扑野兔的地方。

野生动物弱肉强食。上世纪五十年代,出没在湖塘塍的最后一只花豹,被小崑村猎手马小富捕杀。那一天,我跟随大人们赶到当时居住在连头湾的马小富住所,那豹死威不倒的模样至今还记忆犹新。草食动物活动猖獗,野猪最会践踏农作物,狼(本地叫狗头熊)白天在湖塘塍栖身,窥视目标,天黑下山,叼走圈在村边的猪羊给农户造成很大的损失。在五十年代,小崑仍有以马苗位一家为首的专业打猎队,如遇有大规模的围捕行动,能一呼百应。他们召集周围猎人,打猎时分工有序,追捕有方,所获猎物也分配有章,据说如果随行的猎狗有特别的贡献也可分得一份。

1949年农历十月初六,山区秋收结束,动物们在湖塘塍已无法觅食,曾有一头野猪遭到猎犬追击而迷失了方向,误入小崑村民善樟家的老台门里,被当时正在翻晒稻谷的农妇们发现,她们惊愕之中齐声吆喝,那野猪慌不择路,逃窜于前山石塌头时,被埋伏在那里的猎手马苗位和马庭元用土铳击倒。这是小崑村有史来上百人共睹,走投无路的野猪被猎杀的过程,更有趣的是当泥水匠喜棠师傅提着分得的野猪肉回家时,婴儿已呱呱坠地。他老年得子,喜不自禁。几十年过去,人们还津津乐道。

在湖塘塍大雪封山时候,山上的动物无法得到食物,特别是可怜的黄麂在这个季节里饿得骨瘦如柴。这个时候,聪明的猎人会带着凶犬穷追黄麂,将一路哀叫的黄麂轻松擒获。这种被叫做赶黄麂的活动,正逢在农闲季节,会有成群的青年跟着去围捕,一显身手。

湖塘塍鸟类活动密集。最多是山雀、翠鸟、黄莺,也有国家二类保护的猫头鹰、山鹰(鸢)等。他们在湖塘塍搏击长空,相互追逐,那凶残的山鹰,天空称霸,那犀利的目光、恐怖的嘶叫,虚影掠过,风声鹤唳,兔鼠类小动物都会束手受擒。再看那羽毛潇洒,拖着长尾扶摇缓慢的雉鸡,生存却十分艰难,它们要日避鹰啄,晚防走兽。动物上天入地的生命竞博在湖塘塍屡屡可见。鸟类会偷吃你上山时备带的中饭,时而也会在你头顶哀叫几声,信以为不详之兆的人,会有放弃劳作的念头,宁可早些下山回家躲避可能的灾难。

湖塘塍水土灵活,天阴地潮,蛇类活动频繁。如果你在草地上行走,一定要注意脚下动向。山里人常说的定要先见蛇,不要蛇先见你。不然就会后患无穷。蜻蜓蛇十分敏捷,它在隐蔽地蜷绕,在树枝上伺机攻击目标;黄连蛇横卧路上捕食;狗屎蝮蛇蹲在旁边等待机会;乌梢蛇吐着长长的信子示威,但乌梢蛇外强中干,对人危害不大。最恐惧的要算五步蛇(土名蕲蛇),上世纪七十年代,黄婆岭村曾有一农妇死于蛇毒。

国家二类保护的穿山甲在湖塘塍也时有发现。他们在黄土中遁逃,就是最聪明的猎人也无计可施。猎狗也会急得团团打转。刺猬(也叫豪猪),经常偷吃萝卜叶子,因浑身长着钢针一样的尖刺,猎犬赶上它也只能望而却步。

湖塘塍四季充满活力,还有无数不胜枚举手动物。集体经济时,由于人们猎杀较多,许多动物已临绝迹,如灵性的山鹰,报喜的灰鹊,凶猛的狗熊等再也无人见过。希望今后更多地保护它们,让他们复归自然,与人类和谐相处。

七、草药库

若将湖塘塍视作天然的草药库,也是名副其实的。这里有门类繁多的药用植物。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浙江省民间常用草药汇编》一书就在此地完成。那时有许多医药工作者、专家长期在西白山湖塘塍等地蹲点,采集标本,研究药用性能,倾听当地农民的实践介绍,写出各种草药的应用简介,成书后广泛印发为民服务。

生活在山区的人们,一般身体素质都很好,偶然病痛,都可用本地草药外敷内服解除疾苦。据传,清代乾隆年间,昆山著名草药师马积乐用高山草药自行研制成贴,使许多病者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环湖塘塍四周的村庄也都在缺医少药的年代,成长出救民于水火的草药师(也叫草药郎中)。

近代有小崑的马金根、三王堂的周根免、雀桥的蒋水龙、分水岗的洪小扬,还有采集草药栽种成园的葛英林常青等,他们都利用高山草药,身体力行,掌握了许多草本性能,自行采集自制成药,加以推广,共同提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草方独味,气煞名医就对草药师们最好的褒奖。

上了年龄的山民,都懂得几味草药,普通人家都会准备草药以应急用。如:一枝黄花清火,能治喉痛;丹参调经活血;山楂祛胃胀、助消化;四叶对可让骨折重接;五加皮镇痛、除风湿;六月霜清凉消暑;七叶枝花”“天南星治蛇虫咬;九死还魂草止血少不了,等等。山里的日常生活中,是离不开中草药的,草药是山区人民健康之源,长寿之本。

如果你是在小崑长大的,也会记得小时候上山,爷爷或爸爸总会教你采野生果子的知识。只要杆子长刺,叶带有芒,一般无毒可食。其他奇特树果须谨慎分辨。

清凉世界,硕果累累的湖塘塍,为人民呈现了许多有益健康的食物,如果有幸携杖登高,沿路采摘,嘴不停歇,如春天有悬钩子(格公),夏天有覆盆子(卢吊头),秋天有毛栗,冬天有寒女,都是唾手可得。

要是不畏崎岖,深入山涧,漫步草径之中,会发现更多的山珍,使人目不暇接,即会产生对青山的钟爱,感激造物主的周密,大自然的慷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嵊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杭州孚立计算机软件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0000000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